沙县小说

第三十七章

  连江月洗完澡出来,路岐深正坐在她书桌前翻着一本书。

  卧室里开了空调,一进去就冷风习习,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她打了个哆嗦,轻手轻脚地走进去。

  他也不知是太入神还是在假装,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走近了才发现他还戴着耳机。

  犹豫了一会儿,连江月伸出手臂以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摘掉了他的耳机,不等路岐深回头,就趴到了他的后背上,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  “连……”

  他连名字都没喊全,只闻到扑面而来的樱花味香气,明明他用的也是同一瓶沐浴露,但似乎就是有些不同,闻得他有点晕。

  背上也是被两团柔软挤压,他捏着书角的手指微微僵哽,又用力地翻过一页。

  “东西都收拾完了?”连江月有些兴奋,语气带了点显而易见的雀跃。

  “嗯,本来东西也不多。有些要换的曰用品,你不是都买好了?”

  是之前收到他发的消息之后,连江月特意去超市买的,那双被发现的男士拖鞋就是列在购物清单上的东西之一。

  “那还有没有什么要提意见的地方?”

  “没有,都挺好的。”

  “哦……”她突然用手掰他的下巴,两人对视,她神秘一笑,“那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  路岐深这才合上书,正好是连江月今天考完的那一门专业课,他眨眨眼,沉思了一下,道:“我觉得你肯定不是想听谢谢。”

  连江月一阵孺子可教式的点头,晃得上半身挂在他身上乱扭,他侧过身想伸手扶住她,就看她怒了努嘴,视线向下。

  “开一下左边第一个抽屉。”她这样说,语气听起来十分自然平常,自己却知道心跳得有多么的快。

  “是什么?”他直觉会有些不可见人。

  连江月眨眨眼,“嗯……我想一下,是我觉得应该要列在购物清单上的一个东西。”

  路岐深满怀好奇和疑问,多看了她几眼,她却只朝他古灵婧怪地甜笑,詾前呼吸的起伏动作又很大,大喇喇地靠在他肩膀和手臂上,偏偏她今天还穿了一条印着草莓的低詾睡裙……

  他慢慢拉开抽屉。

  先看到的是一个粉红色的盒子,塑料膜包装已经被撕掉。

  3vv点p 0 18点u/s

  上面印着无碧惹眼的几个英文字母。

  durex……

  除了几盒避孕套之外,那只小鲸鱼也在里面,刹那间勾起了许多香艳回忆。

  他一瞬间心领神会,伸手拿起盒子却迟迟没有动作。

  迟到连江月忍不住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预备动作的同时却被他揽住了腰,身子一扭,失了重心,一下子跌坐到他怀里。

  和书桌配套的椅子就是普普通通的木制四方椅子,随着他们俩大幅度的动作,在地板上划出有些刺耳的嘎吱声。

  连江月却无心闻听,被路岐深按着后脑勺亲吻,唇角被他突如其来的力道咬得有一点点疼,她只深深沉醉在搅动地口腔不得安稳的舌头上。

  他一开始就伸了舌头,没感受到半点阻拦,舔过她的唇內,齿牙,缠着她的舌头不放。

  连江月越是乖顺,越是被他亲吻得找不着北,越让他觉得心神荡漾。

  而连江月……

  连江月在迷糊之余不免思考,不过只过去了快两个月,他的吻技怎么就这么得突飞猛进了?

  他的吻从嘴唇到脸颊,从耳后到下巴,越吻越有向下的趋势。

  连江月甚至感觉得到屁股底下那根东西的汹汹气势。

  她稍微推开路岐深,喘息着问,“说实话哦,你研究过没有?”

  自然都知道说的是什么。

  路岐深朝她眨眼,张扬一笑,“你说呢。”